肺癌的“最适宜治疗序列”是什么--选择EGFR基因突变阳性药剂(一)

2017-09-27| 发布者: feifei | 查看: 279


今年(2017年)9月举行的欧洲临床肿瘤内科学会(ESMO 2017),在肺癌领域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是,对表皮生长因子(EGFR)基因变异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新标准治疗药物,第期国际多个设备共同进行二次随机对照试验FLAURA,验证第三代EGFR抑制剂(EGFR-TKI)奥斯替尼(Osimertinib的有效性和安全性。结果显示,与第一代的EGFR-TKI的标准治疗相比,使用奥斯替尼(Osimertinib)会大幅度的延长无恶化生存期(PFS)。基于这一结果,接受EGFR基因突变阳性的NSCLC患者的治疗会有什么变化呢?和歌山县立医科大学的呼吸内科、肿瘤内科教授山本信之说,可以基于现阶段所获得的证据,展望未来。


为何FLAURA试验的结果引人关注?


在日本癌症死亡原因中,肺癌在男性中居于首位,在女性中居于第二位,被认为是预后效果最差的一种。关于占肺癌总数85%的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,约有三分之二的患者发现时已是处于无法切除的程度,所以研究了很多的新药。其中,占日本人非小细胞肺癌大约30%的EGFR基因突变阳性,展示了以EGFR为目标EGFE-TKI的高疗效,所以至今为止研究了很多的药剂。日本国内已经批准了第一代的EGFR-TKI靶向药物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,第二代靶向药物阿法替尼,第三代靶向药物奥斯替尼


EGFR-TKI的研发取得了先进的进展,但需要“客服EGFR-TKI的耐药性问题”。在认证了EGFR-TKI显著疗效的病例中,在治疗一段时间后,几乎所有的病例都出现了耐药性。奥斯替尼对第一代和第二代的EGFR-TKI耐药性占50%~60%的EGFR的T790M的二次基因突变有效,而且会脑转移也有一定的效果,所以被设定为“第三代”。现在的状况是“对既存的EGFR-TKI有抵抗性,不能进行EGFR T790M变异阳性的手术或非小细胞肺癌复发的患者”。


其中引人注目的是,EGFR基因突变阳性NSCLC患者一线治疗中奥斯替尼的有效性和安全性,与第一代EGFR-TKI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(标准治疗群)的对比实验FLAURA结果。


有意延长PFS,且副作用少


试验结果显示,主要测评项目的负责医生评价:标准治疗群的PFS的中央值是10.2个月(95%CI 9.6~11.1个月),奥斯替尼组的PFS中央值是18.9个月(同 15.2~21.4个月),认为可获得有意延长(HR0.46 95% CI 0.37~0.57,P<0.0001,图1)。甚至,结果显示,等级3以上的有害现象发生率与标准治疗群相比,明显的降低。


 图1. FLAURA试验中的PFS


FLAURA试验中的PFS.jpg


关于FLAURA试验结果,山本先生指出“PFS的评价与预想中的数据一样”。第一代、第二代的EGFR-TKI验证了,对于已治疗的EGFR基因突变阳性NSCLC的奥斯替尼的有效性和安全性。第一期FLAURA试验结果显示,同一药物在首次治疗上,PFS的中央值是19.3个月。林外,另外,被作为对照组的标准治疗组的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的PFS中央值是10.2个月,与目前的临床试验结果相一致。山本先生说“这里,在第3期试验中,显示了与已经报告的结果相同的治疗效果。”


另外,关于发现有害的现象,这次对照组的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,对于个别的现象结果没有单独做出报告,山本先生说“与预想中的一样没有发现奥斯替尼组的副作用”。现在,临床试验中虽然使用了奥斯替尼,但是与以往的EGFR-TKI相比,没有发现皮疹和肝功能损害的现象, FLAURA试验中也显示出来这一倾向。虽然没有充分的数据证明发现了间质性肺炎(ILD),山本先生说“关于副作用这一点,与第一代的EGFR-TKI相比,不是正显示出奥斯替尼的优点了吗”



| 癌症在线 ( 浙ICP备17041183号-2 )

Powered by 艾微迪